第3025章涼亭少年,魚與飛鳥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無法搜索到本站,請各位書友牢記本站域名(書海閣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對于幽冥一族來說,地球只是一片流放之地。

    而他們是看守者。

    漫長歲月以來,地球的進化文明都在他們的監控之下。

    一旦有蘇復的跡象,立即毀滅。

    這一次,地球天地環境完全進化,幽冥一族絕對會傾盡全力,將剛要崛起的地球進化文明,強勢毀滅。

    一條域路便集合了近萬的進化者。

    這樣的域路,遍布全球。

    一旦集結完畢,幽冥一族的進化者順著域路,兇現人間,后果不堪設想。

    “羅大哥,我建議你,暫時不現身?!本爬枵f道,“現在這樣的情況,對于地球進化文明而言,少暴露一分實力,就是多一張底牌。我相信,龍宮其他人,應該已經做好了決戰的準備?!?br/>
    羅峰沉吟了一會,緩緩地點頭。

    他和九黎藏身暗處,如果有機會的話,倒是可以給敵人沉痛的一擊。

    西溪濕地公園,羅峰抬頭望向了一處方向……

    龍宮近在咫尺。

    不過此時,羅峰只能按捺下心中的相思情緒。

    事關整個地球進化文明的命運,自己此刻藏身起來,確實能夠給敵人出其不意的一擊。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br/>
    遠處傳來了一聲響亮的朗誦聲音。

    羅峰和九黎的目光望了過去。

    湖畔的另外一邊,涼亭下,一個少年,衣冠楚楚,手中拿著一張紙,聲音有些結結巴巴地朗誦著。

    反正已經不急著回去了,羅峰索性聽了下去。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瞬間便無處尋覓,而是尚未相遇,便注定無法相聚?!?br/>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是魚與飛鳥的距離。一個在天,一個卻深潛海底?!?br/>
    少年反復地朗誦著。

    一遍又一遍。

    從一開始的結巴生澀,到漸漸擲地有聲,響徹蒼穹。

    涼亭四周的湖水,正巧有魚兒跳動。

    一只飛鳥掠過了水面。

    少年身上,隱隱出現了進化的氣息。

    “竟然通過朗誦,得到了大機緣?!绷_峰意外,神色驚訝。

    “這才是真正的地球啊?!本爬韪袊@。

    羅峰的心頭輕震。

    天地蘇復。

    往日的地球,曾屬于一階域面,天地環境才剛剛進化,便露出了往昔的光環。

    “此刻的地球,絕對是遍地機緣?!绷_峰目光堅定,沉聲地說道,“只要能夠扛過這一場災難,反殺幽冥一族,那么,地球進化文明,必將進入飛速的發展,夏祖宮昔日的榮耀,也將重現?!?br/>
    “好一個魚與飛鳥?!本爬杷坪跣挠懈杏|,感慨萬千,“羅大哥,你說,如果這條魚,剛好遇見了剛才掠過湖面的飛鳥,是誰的錯?!?br/>
    羅峰一怔,神色疑惑地看著九黎。

    九黎一抬手,那一只剛剛掠過水面的飛鳥出現在他的掌心,翅膀拍動著,不過,沒法擺脫九黎的控制。

    “現在看來,是你的錯?!绷_峰哈哈地一笑。

    九黎,“……”

    親眼看見有人得到機緣,并且朗誦的這一首詩歌,尤其是最后一次,令九黎有些觸動上一輩子的記憶。

    本還打算跟羅峰認真探討一番。

    誰知道這家伙,竟然不按常理出牌。

    感受到九黎的幽怨眼神,羅峰咳了一聲,認真回答說道,“魚與飛鳥,是完全不同的世界?!?br/>
    話語一落,羅峰自己的心頭不由得輕震了下。

    就在剛剛不久,有一個女孩抱著他說過同樣的話……

    他們是不同世界的人。

    “假如魚和飛鳥相愛,飛鳥會很熾熱,會不畏懼狂風,不畏懼大海,朝著魚的方向振翅而來。但是,飛鳥的世界是遼闊的天空,終有一天,飛鳥會消失在遙遠的天際?!?br/>
    “而魚,魚的愛不如飛鳥火熱,可魚的生活模式不會變了,魚會在水里徜徉萬年,不管飛鳥在,或者不在,魚會一直游著?!?br/>
    羅峰一揮手,九黎手中的鳥飛了出去,展翅高空,很快便消失不見了,“小九,你說是誰的錯?”

    羅峰看著九黎,不由得怔了。

    九黎的眼中,竟然滿是淚水。

    羅峰沒有打擾九黎,他不知道九黎心中的故事,每一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會藏著故事。

    羅峰的目光望向了涼亭處那位少年。

    少年這時呆呆地站著,這一場突如其來的際遇,令他有種猝不及防的感覺。

    對于當今地球而言,進化文明,并不陌生。

    只是少年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走上進化之路。

    他只不過是……

    想朗誦熟背這一首詩歌,讀給自己心愛的女孩聽。

    “你叫什么名字?”一道聲音將少年驚醒。

    少年回過神,抬頭看去,白衣勝雪,眉如彎月雙眸如星,站在自己的面前,宛如有種融入天地的感覺,少年看著這張臉龐,有種熟悉感升起,不過,當他腦子里想要記住這張臉龐的時候,卻有種,只要這個人一轉身,他就會完全想不起來的感覺。

    “晚輩秦墨?!鄙倌赀B忙躬身行禮。

    他猜到,自己應該是遇見了進化文明的前輩了。

    “以詩歌入道,得到大機緣,非常難得?!绷_峰說道,“好好把握住這份機緣?!?br/>
    少年點頭。

    “秦墨,你和我有緣,你愿意拜我為師嗎?”九黎的聲音傳來,這時九黎已經恢復如常,邁步走來。

    秦墨一愣,看著這位紅衣少年,只不過十六七歲的模樣。

    九黎微笑,打了一個響指。

    頃刻間,這片湖泊,湖水形成了一根根水柱,沖天而起。

    湖面上,魚兒跳躍不停。

    秦墨直接驚呆了。

    羅峰一笑,“還不拜師?”

    拜師九黎,才是這位少年今天最大的機緣。

    從這一刻開始,少年的命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秦墨回過神,跪在了地上,神色恭敬虔誠,“拜見師傅?!?br/>
    九黎點頭,彈指間,一道光芒灌入了秦墨的腦海中。

    “這是師門的一篇基礎功法,你這段時間好好練習?!?br/>
    秦墨跪地點頭。

    當他再一次抬起頭的時候,湖泊四周圍的異象已經消失了,同樣,出現在他面前的兩人也消失不見。

    秦墨甚至完全想不起兩人的樣子了。

    如果不是腦海中出現的這一套功法,秦墨甚至感覺自己在做夢。

    “他們……到底是誰?”
网络捕鱼赌博游戏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 福建31选7基本走势图 获取股票数据 快乐8手机官网登录 2013上证指数走势图 彩宝 江西时时彩 华东六省东方6 1开奖结果 股票历史价格查询 002556股票分析 上海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