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章 死去元知萬事空(十九)

作者:炫舞夢蝶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流云引最新章節第七百六十九章 死去元知萬事空(十九)
熱門小說推薦: 大明武夫 穿梭時空的商人 宰執天下 夜天子 明末傳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傳說 醫統江山 亂清 百煉飛升錄 貞觀大閑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傭兵的戰爭 明揚天下 帝國崛起
杜維楨這才完全松了一口氣,“沒事就好。”

    孟浮生也點點頭,剛要幫杜月妍整理衣裳,動作突然一頓,然后看著某個地方就不動了。

    杜維楨注意到了他奇怪的舉動,疑惑:“浮生,你在看什么?”

    孟浮生的手有些顫抖,摸上了杜月妍的脖子,在脖頸處帶了點力道捻了捻,“這里的膚色跟臉上有點差異。”

    “怎么會。”杜維楨不以為然的笑了笑,“妍兒不喜歡曬太陽,脖子......這是怎么一回事!”

    他的手也有些發抖,然后兩人面面相覷,都從彼此的眼里看出了震驚和難以置信。

    孟浮生秉著一口氣,用食指沾了一點干凈的水,在杜月妍脖子那處顏色偏深的地方抹了抹,居然起了皮。孟浮生這時候哪里還不知道是什么啊,他懷揣著最后一點希望沿著起皮的地方揭開了一層薄薄的東西,露出下面一張陌生的臉,而他手上的東西是一張杜月妍的人皮面具!

    “怎么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孟浮生有些崩潰,然后失控地掐上陌生女子的人中,想要把她叫醒好好詢問一番。

    那女子悠悠睜開了眼睛,看到眼前的孟浮生,尖叫一聲,雙手抱胸要往后面縮,“你們是什么人!你們要做什么!”

    女子看起來是被嚇得不輕,尖叫聲好像要沖破人的耳膜。

    “你要錢我都給你,都給你!不要傷害我求求你了!”她從懷里掏出幾張銀票,然后又脫下頭上的珠釵,“都給你都給你,你們要是覺得不夠,我會讓我爹給你的,我爹很有錢,只要你們不要傷害我,我爹都會給你們的,他很疼我的,你們不要傷害我,求求你們了。”

    女子無助地哭了起來,她長得很是秀美,這樣哭起來倒有幾分梨花帶雨的感覺,可是孟浮生兩人哪還有心思管這個啊,他們現在滿心都是杜月妍。

    孟浮生冷聲說:“安靜!我們沒有要害你,你仔細想想是誰把你打暈的。”

    女子被嚇得不敢哭了,只是身子發抖的更加厲害了,她還以為孟浮生是在嚇她,趕忙捂住了眼睛,無助地說:“我什么都不知道,嗚嗚嗚,你們放心吧,我不敢看清楚你們的臉,我也不會報官的,不要殺我。”

    孟浮生額頭上的青筋抖了抖,他很少有跟女子相處的經驗,更別說如何安慰一個被嚇哭的女子了,于是有些手足無措。

    對比起他來,后宮中已經有不少妃子的杜維楨明顯要懂得多,他把孟浮生撥到一邊,露出一個溫柔的笑,任誰看來都不免贊賞一聲,真是翩翩佳公子。

    “小姐,我們沒有要傷害你,將你綁到這里的也不是我們,你好好看看。”俊朗的男子,讓人如沐春風的態度,很容易就讓一個人減少恐懼,女子這才鼓起勇氣慢慢抬頭看兩人,表情越發詫異,這兩人的確不是打暈她的人,“你、你們是誰?”

    杜維楨說:“我們救了你,你想不想得起來你是被哪里打暈的?”他想得的,要是仇嘉良想要把一個人易容成皇妹來騙他們,肯定不會特意繞一個遠路去找人,很有可能是女子正好遇到他們,然后就被他們盯上了。要是知道是在哪里被打暈的,很有可能就知道他們藏身的地點,所以兩人都很在意這個答案。

    妍兒現在肯定還在仇嘉良手里。不過他們也并不是只把希望寄托在這里,之所以詢問女子是害怕暗衛跟丟了也能有另一個選擇。沒有錯,剛才的時候已經讓人跟著仇嘉良了,但是能不能成功跟上還是一個問題。

    女子瑟瑟縮縮地說了一個地點,杜維楨跟她道了謝然后讓一個暗衛送她回去。那女子在離開之前看上去還有點不舍,含情脈脈地看著杜維楨,那副樣子像是要詢問杜維楨的名字。

    杜維楨就極其沒有風情了,冷淡地說了再見然后轉身離開了。

    在兩個人趕往女子所說的地點時,一個前去追蹤的暗衛正好與他們撞上了,然后說了一個地點。兩人更是激動了,那個地點正好在前去女子所說地方的路上,那就是說那個地方很有可能就是仇嘉良那伙人平時活動的地點了。

    因為暗衛們追過去做了阻攔,所以孟浮生他們趕到的時候,見到的正是怒不可遏的仇嘉良一伙人。

    仇嘉良惡狠狠地看著孟浮生兩人,諷刺道:“不是把人交給你們了嗎?如此窮追不舍,可是君子所為!”

    孟浮生被他氣笑了,這人臉皮竟然厚到這種地步,可真是個神人,“事實是如何的,你可不要說你也被蒙在了鼓里!你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騙子!妍兒到底在哪里!”

    杜維楨也黑著臉:“仇嘉良,快點把妍兒交出來,你這是試圖跟整個昆國為敵!”

    “你覺得我會怕嗎?”仇嘉良得意的笑,然后轉身從身后拉過一個人,打掉他的帽子,“看看這是誰!”

    孟浮生正好和那雙眼睛碰上,目光呆滯,“妍、妍兒!”

    杜維楨也呆住了,“妍兒。”

    女子青絲散開,長發及腰,面若桃李,裹在寬松的衣袍下也能略略窺見那婀娜多姿的身材,不正是杜月妍嗎?

    杜月妍眼含熱淚,看上去有些狼狽,“皇兄,浮生。”

    孟浮生已經激動得快要說不出話了,嘴里重復地呢喃著:“你醒過來了,你醒過來了,妍兒,我好高興啊。”

    杜維楨眼睛也一陣發熱,甚至直接說不出話了,要不是這是一個公眾的場合又是這樣的場景,他很有可能會直接抱著杜月妍哭出來。

    這么多年的日夜守護,孟浮生盼望著的不就是沉睡的女子能夠醒過來,睜開那雙閉了太久的眼睛看看他,跟他說說話嘛?就算不說話,兩人就這么安靜地坐著,只要她還在自己身邊,是醒著的,不是像一個沒有生命的玩偶那樣毫無反應,這已經是天底下最高興的事情了。

    就算是死在現在,孟浮生也是沒有任何遺憾的。
熱門小說推薦: 風吹春又生 狩妻成魔:殿下,命里缺我 木匠皇帝的自我救贖 縱情三國 大明之巔 太子妃攻心計 大漢大忽悠帝 連城璧 大唐皇太子是我老公 穿越了的學霸 混在大唐做駙馬 玉霄太子 高武大秦 紹宋 好氣哦,農門首富好難當
网络捕鱼赌博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