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劍 番外篇一 天涯(1)

作者:老賀愛品茶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江湖有一劍最新章節起劍 番外篇一 天涯(1)
熱門小說推薦: 我欲封天 莽荒紀 魔天記 玄界之門 符皇 仙碎虛空 仙路爭鋒 飛天 造化之門 大潑猴 修神外傳 大道獨行 申公豹傳承 少年醫仙 山神
“徒兒,再過一百八十四天,你就要下山了,開不開心?”

    劍一騎著一塊光滑如鏡的石頭,雙手拄著腦袋,看著那個一臉堆笑明顯比自己要高興得多的師父,有氣無力的道:“有什么好開心的!”

    “要下山了,難道不應該開心點嗎?”師父在一塊同樣光滑如鏡的石頭上坐的端端正正,樣子和那些道觀里面供奉的太上老君一模一樣。

    “下山了為什么要開心?”

    師父愣住了!

    這發自劍一的靈魂一問,讓他這個做師父的也犯難,抓耳撓腮了好半天,然后開始嘀咕:“下山為什么要開心…為什么要開心…對哦,為什么要開心?”

    劍一摸了摸額頭,有些頭疼!

    師父這較真的毛病幾時能好?

    許久之后,師父起身,臉上一臉茫然。

    他看了一眼劍一,然后幾乎用吼的聲音道:“告訴你多少遍了,這石頭是用來悟道的,不是讓你拿來當牛騎的,坐好了!”

    劍一在師父轉過身來的時候就已經換了個姿勢,在石頭上坐的端端正正,和師父一樣。

    “劍一啊,你先自己悟著,為師再想想為什么下山。”說完,這個老道士飄然遠去,劍一望著那個背影嘆了一口氣,然后又把那石頭當牛騎。

    老道士沒飄出多遠,就找了個山頭停下,然后撿了一根樹枝在地上畫圈,邊畫邊嘮叨:“為什么下山,為師怎么知道為什么下山,這徒弟好奇心怎么這么重,成天問我這些莫名其妙的問題?”

    “咦,當年我為什么沒問問師父,為什么要下山?”

    “……”

    老道一臉苦相,比看到劍一一個時辰沒悟道還要苦,當劍一的師父真難!

    ……

    次日—

    “徒兒,再過一百八十三天,你就要下山了,開不開心?”

    “下山了為什么要開心啊師父?”

    “……”

    如此終于過去了半年,老道如釋重負加語重心長的對劍一道:“徒兒,明天你就下山去了。”

    終于這個倒霉師父沒再問開不開心,他有些擔憂的看了看一旁把悟道石當牛騎的劍一,還好這個小家伙沒意識到,師父暗自松了一口氣。

    “可是師父,我下山去干嘛啊?”

    “那可多了去了,吃喝玩樂你想干嘛干嘛啊,沒了師父,你還不撒歡兒的玩!”

    “可是這些山上也有啊。”

    “不一樣,山下的好玩。”

    “我覺得山上的挺好玩的。”

    “……”

    “除了師父外,你就沒見過其他人,難道不想出去看一看?”

    劍一認真的想了一會兒,然后也認真的回答:“不怎么想!”

    師父捂著心口,好半天沒有緩過來。

    劍一識趣的沒有再問,這一日師父沒有管他有沒有悟道,沒有管他將石頭當牛騎,甚至也沒有管他偷偷給地上的螞蟻搭橋引路,直到師父遞給他了一柄劍,一臉嚴肅:“劍一啊,山下人多,指不定就有人想對你使壞,你不可為難他們,頂多只能用這劍嚇唬嚇唬他們,知道嗎?”

    劍一認真點頭。

    “這劍啊,叫天涯,你呀,叫劍一,所以你們合起來就是一劍天涯,絕配。”

    “可是徒兒不會用劍啊!”

    師父一口氣血上涌,嘩啦一聲把劍拔了出來,對著前面的一棵半人高的小樹就是一頓亂劈亂砍,末了氣喘吁吁的道:“這樣,會不會!”

    劍一‘哦’了一聲,有些心疼那棵樹,原本長得那么好看,現在就只剩下一根椏,劍一連忙把劍抱在胸口,生怕師父一生氣把最后一根椏也給劈了。

    “師父,那我是見到人就要這樣嗎?”

    “滾!”

    “……”

    師父發火了!

    劍一一點也不慌,但師父說有一天會被他給氣死,師父還說,死了他就一輩子見不到了,想想還是算了,只要不說話,師父就不會氣死。

    劍一抱著天涯走了。

    身后傳來師父失魂落魄的聲音:“劍一啊,明早你自己從后山偷偷下山去,別驚動為師。”

    這一次劍一破天荒的沒再問為什么,而是很乖巧的“哦”了一聲。

    老道神色凄然,用低的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說著:“劍一啊,你問為師為什么下山,為師不知道,可是為師怕你一下山就不想回來了,因為當年為師也是一樣啊!”

    風一吹,這聲音如齏粉一般呼嘯即逝,老道神情木然,一動不動。

    這一日,有一白衣青年下山。

    腳下大道坦蕩。

    劍一這才知道,山下還有一種人,叫做女人!

    劍一不明白,為什么女人和男人長得不一樣呢?

    她們怎么那么好看吶?無非就是多了胸口上那兩坨肉,就能變得好看一些嗎?

    劍一蹲在地上,專門朝著女人胸口看,看完還試著用手比劃了一番,很快就被扔了一臉的野菜,還被人罵了幾句:“年紀輕輕的,長得也耐看,怎么是個流氓。”

    劍一很委屈,雖然不明白流氓是什么意思,可是被人把東西扔到臉上,那肯定是師父說的使壞,那是不是要拿劍嚇唬嚇唬?

    于是這個長得好看的白衣青年,大庭廣眾之下拔劍了!

    剛剛那些朝他扔東西的人抱頭鼠竄,劍一臉上終于露出笑意,師父說的沒錯,果然山下還是好玩一點。

    很快就出現了一個女人,這下劍一終于相信只要胸口那兩坨肉夠大,就能變得好看,因為眼前這個女人太好看了,讓他莫名其妙的就移不開眼睛。

    女人未說什么,也沒管劍一的輕薄眼神,而是將一把劍搭在了劍一的肩膀上,淡淡的道:“小子,很有膽量嘛。”

    劍一不知如何回答,只好看著她。

    女子迎著劍一直勾勾但又清澈得沒有一絲邪氣的眼神,徑直走了過去,露出一個不能再好看的笑容:“你這家伙,挺有意思,你叫什么?”

    劍一心神一蕩,如春風拂面。

    “我叫劍一,它叫天涯!”

    “劍一?天涯?”女子狐疑的重復了一遍,大概是覺得這人與劍的名字同樣有趣,于是便抿嘴一笑:“恰好,我這把劍叫海角,怎么樣,不妨和我搭個伙?”

    劍一跟著去了,很簡單,這女人好看,沒對他使壞。

    后來劍一才知道這個女人是個俠客!

    大俠的俠,客人的客!女人告訴他的。

    這個女人叫柳依。

    劍一自然是不懂什么是俠客的,柳依說她要闖江湖,什么是江湖?

    柳依指了指前面:“喏,這就是江湖!”

    “騙人,沒江也沒湖!”

    ……

    “你知不知道男人是不能這樣盯著女人看的。”柳依道。

    “為什么?”

    “你爹娘沒告訴過你嗎?”

    “我沒爹娘啊,我只有師父。”

    ……

    柳依總算明白,這是個沒見過世面的人,尋常人的世面是這普天之下的世面,劍一的世面,是除了他師父之外都叫世面。

    可憐,太可憐了。

    “以后跟著我,走江湖!”

    于是劍一就跟著柳依走江湖了,說是走江湖,走了好幾年也沒走出這個鎮子,每天柳依都在為二人的飯菜發愁,而劍一,每天都在干著稀奇古怪的事情,但是他很喜歡。

    譬如被柳依使喚著去敲怡紅院的門,這個從來都只會把男人吃的骨頭都不剩的地方,破天荒給了劍一一錠銀子,畢竟這么人畜無害的男人,她們不太好下手。

    譬如被柳依使喚著去拖住農戶人家的狗,然后她再去抓人家的雞。

    譬如被柳依使喚著去捅馬蜂窩,然后用衣服包著扔水里。

    有時候實在沒吃的了,柳依就有模有樣的教這個拿著劍卻不會用的傻子學劍,學上幾次,劍一就能使得比柳依好,于是柳依不教了,萬一教會徒弟餓死師父,那還得了!

    柳依很好奇劍一的來歷,也很好奇他手上這把劍,可惜每次她想碰一碰這把劍,劍上就會發出顫鳴,震得她手掌發麻。

    問劍一從哪里來,劍一就指一指遠處那些大山,每次柳依就會說劍一吹牛,那山高有三千丈,這白白凈凈的家伙怎么可能是從山上下來的,難不成他還是神仙?

    柳依自己也覺得奇怪,劍一也不像會撒謊的人啊!

    不知不覺便是一年,原本什么都不會的劍一,終于學會了柳依的‘偷雞摸狗’。

    有了劍一的幫助,柳依也不再和以前那般為生計發愁,終于決定真正去闖蕩江湖,而劍一也終于不再盯著女人的胸脯看,因為柳依說這樣的人是壞人。

    劍一不看別人,只看柳依,因為柳依說了,看她不是壞人。

    兩人找了個暖和的日子,一人拿著天涯,一人拿著海角,然后離開了鎮子,走得遠了,也看不到那成片成片的三千丈大山。

    柳依捉弄過劍一:“你這么聽我的話,是不是對我有感情,是不是喜歡我啊?”

    劍一很認真的問:“感情我知道,什么是喜歡?”

    這下輪到柳依沉思:“喜歡啊…就是…我好看嗎?”

    “好看!”

    “好看就是喜歡啊。”

    “哦。”

    “你不是知道什么是感情嘛,說說看!”

    “師父說了,下山就是為了絕情,只有把情絕了,我就能回去了。”

    柳依有些生氣:“哼,你師父真無情。”

    劍一摸了摸后腦勺,偷偷看了柳依一眼,從臉上滑到胸上,似乎沒有聽到柳依的話,而是自顧自的嘀咕:“恩,好看啊!”
熱門小說推薦: 來自九重天 洪荒我有一道傳送門 超級鴻蒙至尊塔 江山如畫之長歌行 黑暗中的玉佩 白發三萬丈 修死人 都市之極品靈仙 仙妻要休夫 詩劍飄香 戶外超級高手 喋血飛鷹在行動 若待此情成追憶 秦道孤仙 天盜有缺
网络捕鱼赌博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