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絕殺

作者:榴彈怕水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紹宋最新章節第八章 絕殺
熱門小說推薦: 大明武夫 穿梭時空的商人 宰執天下 夜天子 明末傳奇 大宋的智慧 百煉飛升錄 抗日之兵魂傳說 醫統江山 亂清 貞觀大閑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傭兵的戰爭 明揚天下 帝國崛起
楊沂中反水后,按照某位官家自作聰明的奪權思路,應該是他進退有度,智珠在握,憑借著勇氣和毅力通過重重險阻,終于靠著縝密布置一步步在朝堂獲得了主動權,最后歷時數月月,搶在金兀術下決斷南下之前就掌握了朝政,然后萬眾一心在東京堅壁清野,前后一年,死守成功,最終取得輝煌大捷,就此保住了中原,歷史也掀開了新的一頁……

    然而,艱難險阻還沒看到影子呢,話都沒說出口呢,這不知道是忠臣還是聰明人就一個個跳出來了!

    楊沂中那次好歹說了一句國仇家恨,這次他真的是什么話都還沒說呢!

    “張卿,當日李相公兩次罷相,都是你彈劾最為激烈……”眼看著康履到底是掌不住勁,撲通一下跪倒在了殿中,趙玖這才回過神來,并稍微籌措了一下言辭。

    隨著這幾句話,匍匐在地上的康履方才停下顫抖。

    話說,直到此時,這位之前做了差不多一旬‘內相’的康大官方才夢醒。原來,在大宋朝廷制度之下,一旦脫離了官家和宰相,他居然連一個御史都應對不了!而此時此刻,這位康大官毫不懷疑,只要坐在殿中那位‘轉了性’的官家一聲令下,一直給自己打傘,甚至在自己洗腳時侍立的楊沂中便會直接把自己給拖出去,當日便派遣兩個赤佬將自己流放沙門島。

    甚至為了遮掩他楊沂中的丑態,說不得路上便會有一頓殺威棒,將自己活活打死,然后毀尸滅跡。

    而這個過程中,最最讓人感到恐懼的居然不是可能的死亡,而是他這個‘一旬內相’居然沒有半點應對的手段,只能倚仗‘天恩’。

    “此一時彼一時也?!睆埧0喝恢绷?,依舊從容?!霸诒菹驴磥?,乃至于那幾位隔絕內外的賊人看來,臣一直抵觸李相公,儼然是公仇私怨,水火難容,故今日一朝反復,頗顯小人行徑……”

    殿中上下,依舊安靜異常,只有這位殿中侍御史在殿中揚聲作對。

    “然則,在臣看來,臣雖有反復,卻不是為政爭、私爭,而是臣自己前后心境不同?!睆埧Y┵┒?,娓娓道來,儼然早有準備?!俺妓臍q便是孤兒,從那之后便不曉得說謊,因此才知名于鄉中,年二十二中進士入仕,依舊如此……靖康中,臣第一次彈劾李綱,乃是因為見他喪師于京城之下,依著個人性子,有一說一,按照制度彈劾而已;而靖康之后,臣于東京,親身見識刀斧之利、國破之驚、喪亂之哀,方才知道,大局之下,有些事情是要分主次的,想要維持大局,有時候必須相忍為國?!?br/>
    趙玖微微心動,卻依舊不置可否。

    “等臣到了行在,彼時陛下要用李相公為相,臣好友范宗尹、宋奇愈時為諫議大夫,皆以為不可,并有所進言,臣雖與李相公有私怨,卻一言不發,反而勸這些人不要惹事。后來李相公到位,范宗尹被貶、宋奇愈被殺,臣心中極恨,卻依舊沒有以御史之身攻擊于他……因為臣知道,那個時候國破家亡,非是李伯紀這樣的強橫相公根本無法收拾人心,重建朝堂?!?br/>
    “再后來,李伯紀功成,朝堂重立,局勢已經穩定,其人卻屢屢孩視陛下,跋扈無度,任用私人成風,彼時,臣雖與他政見幾乎完全相合,卻不能忍他如此無視陛下權威,方才彈劾……”

    “你且住……”趙玖忽然開口詢問?!澳闩c李相公什么政見相合?”

    “陛下!”張浚正色厲聲以對?!俺甲詵|京忍辱偷生至此,早有定見:其一,金人野蠻,且狡猾反復,絕不可與之媾和!其二,河北、河東,國之根本,絕不可輕棄!其三,江南雖富,一旦依靠,必然是偏安之局,非往關中取西北強兵大馬,控中原人力,方能收拾局面,重定河山!這三件事,陛下問一遍,臣答一遍,問十遍,臣答十遍,絕不會因為與誰有私怨而改弦易轍!”

    趙玖一時失聲。

    “至于如今?!睆埧Vv出自己的政治方略,將趙官家和呂相公一起驚在當場后,便繼續緩緩而論他的‘此一時彼一時’?!叭缃癖菹侣渚軅?,遺忘人事,又被奸臣隔絕,而皇嗣年方一月,連個封號都沒有……這個時候,陛下處置了黃、汪、康等奸賊后,若稍微有些行為錯亂,便會使得中樞威信掃地,而陛下想要維持行在權威,重新收拾人心,非李綱、宗澤等強硬大臣不可為!”

    言至此處,張浚復又看向了一旁枯坐的呂好問,依舊是一副凜然姿態:“至于呂相公,正如陛下此番安排的那般,以呂相公的君子才德,可以為副,以備咨詢,以安人心,卻不可值此風雨飄搖之時托付朝堂?!?br/>
    呂好問即刻起身朝趙玖俯首行禮,也不知道是贊同還是不贊同。

    趙玖滿肚子無所適從,想了半日方才醒悟一事,卻不由輕笑:“說了半日,張卿竟然是將黃相公、康大官隔絕內外的罪名先認定了,然后方才有召回李相公、宗留守的言語?”

    張浚依舊不懼,卻昂然反問:“若陛下不以為這些人近日是在隔絕內外,以陛下對這些舊臣們的恩寵,為何現在才來反問此事呢?”

    趙玖無言以對,呂好問悚然大驚,康履一言不發,只是連連叩首,便是立在殿門內的楊沂中都難得色變。

    話說,此時就顯出趙玖一個普通學生的無能來了,你讓他同甘共苦、放下身段拉攏人心他做的出來,你讓他學著電視劇施展點小權謀也能隨手拈來,可若真讓他下令治罪……尤其是他心知肚明,隔絕內外這種罪過,放哪兒都是大罪,指不定便要鬧出人命出來……事到臨頭,他反而猶疑了。

    “朕剛剛墜井,宰相們安排內侍、禁軍遮護,未必是壞心?!币荒钪链?,鬼使神差一般,趙玖反而替那些人打起了掩護。

    而驟然聞得此言,緊繃了半日的康履幾乎癱在地上。

    “有沒有壞心,一驗便知?!边@張浚絕對是有備而來?!罢埍菹麓笳偃撼?,點驗奏疏,看看有沒有文武的奏疏被這幾位逆賊截留!若有,便是他們的罪狀;若無,便是臣擅自挑起是非,污蔑宰相!”

    趙玖和原本想開口的呂好問徹底無言,而康履卻大起大落,幾乎崩潰。

    無他,剛剛接觸大宋制度不久的趙官家或許還需要時間想明白這里面的道道,可經驗豐富的康大官卻曉得,張浚這最后一擊,基本上宣告了他和那個小集團的政治死刑,甚至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接下來的走向都不是趙官家能控制的了……

    其實,正如之前楊沂中暗示的那般,大宋朝的政治制度擺在這里,御史、翰林、學士的政治職能擺在這里,連著宰執、內侍、樞密院、御營,一環扣一環,這趙官家又沒傻又沒瘋,宰相和宦官聯手想要控制禁中,無異于天方夜譚。

    便是這趙官家真傻了,也得靠著潘賢妃和皇嗣,他們才有一二成功可能。

    而回到眼前,更讓康大官憤憤不平的是,事情既然發展到這一步,王淵、楊沂中可能因為是‘粗魯武夫’而得到赦免,黃潛善和汪伯彥可能會因為是宰執而只是被驅除,他康大官卻很可能會因為只是個宦官而被殺掉,或者流放沙門島……且說,他原本還有天子的寵幸,而這份寵幸卻在十來天前消失的無影無蹤!

    前日還是大權在握的內相,幾乎與宰執平起平坐;昨日還勝券在握,以為萬事都在掌握;今日一個御史當著一個副相的面做出一次彈劾,便可能要了他的命!

    這就是舊時代的政治游戲。

    趙玖也已經想明白了里面的道道,卻依舊沉默,因為他開始在心中做進一步的掂量和分析了:

    事到如今,首先,他要留下張浚!還要任用張浚!因為不管是投機還是真心,這都是第一個公開對他發表抗金政治宣言的正經大臣,為了這個,他都做好了容忍李綱跋扈的心理準備,何況是一個善于揣摩自己心意的聰明人?

    其次,如果留用張浚,那么這次張浚發起的攻擊他就不好阻止,而這樣的話,他還得保住楊沂中。同樣的道理,即便‘國仇家恨’是裝的,這個楊門虎將也是他此時人身安全的依仗。

    但是,與此同時,趙玖卻不得不憂慮一個人,那就是此時癱坐在地上茫然失神的康履康大官……到了眼下,不僅僅是一個現代人不敢殺人這么簡單,他還要擔心自己從井里過來的時候,有沒有什么把柄落入此人手中,楊沂中對此人又是什么態度?

    想到這里,趙玖忍不住抬頭看向了立在殿門內的楊沂中……卻不料,此時此刻,對方也在緊張的盯著他。

    君臣二人對視了一陣,雙方還在沉默之中時,地上的康履卻注意到了這一幕,繼而徹底失態,直接翻身叩首:

    “大家,莫要錯信了楊沂中和張浚,這二人乃是一路貨色,表面上大義凜然,其實都只是迎奉小人罷了!不過是見陛下轉了心意,才裝模作樣而已!陛下不知道,張浚在東京,貪生怕死,國破之時,不能死節,只能躲在太學中裝死!楊沂中私下對我畢恭畢敬,就連我洗腳時他都站在一旁侍立!這種小人,怎么能夠輕信?!”

    趙玖聞得此言,反而下定了決心,便直接朝楊沂中揮手示意。而見到有明確指示,同樣下定決心的楊沂中再不敢怠慢,直接上前便將不知道還能說出什么話來的康履給摁住,然后便要作勢拖出殿去。

    人被按住,康履反應過來,幾乎是涕淚交加,強行壓著身子對著殿上端坐的趙官家叩首哀嚎不斷:“大家救我,是我糊涂了!只求讓我隨侍身側,再不敢貪權!”

    趙玖本能張口欲言,卻到底是忍住,反而朝楊沂中再度使了個眼色。

    看到這一幕,楊沂中會到什么意且不提,那康履反而徹底崩潰,卻不朝端坐在殿中的趙官家求情了,而是拽住了身側呂好問的衣角,并口出荒悖之言:

    “呂相公!真不是咱家隔絕內外,而是大家真的被什么妖邪附體了!”

    呂好問目瞪口呆,而楊沂中驚慌之中居然直接拔出刀來。

    “且讓他說!”趙玖忽然出聲?!半弈侨盏降自趺闯龅氖虑?,朕也想知道!”

    康履聞言回頭恨恨,卻是激憤難平:“有何不敢說的?那日在井中,大家看到井底有一物,似犬非犬,似貍非貍,便低頭去看,孰料只一瞬間那妖物便消失不見,而大家卻栽入井中昏迷不醒,半日醒來之后便似乎換了一個人一般!黃相公他們都說是我看花眼了,唯獨我常隨大家,卻曉得大家真的是被妖孽給偷梁換柱了!”

    殿上趙玖聞得此言,反而有所釋然一般長嘆了一口氣:“大官,你我相識這么多年,我應你往揚州享富貴,便是圣明大家;決心整理防務,留在北面艱苦抗金,便成了貍妖、犬妖……何至于此呢?”

    聞得此言,非止張浚冷冷去瞥這康履,便是呂好問也怒目以視此人:“康履,你喪心病狂到如此地步嗎?!”

    康履惶恐至極,卻再無法門,只能松開手,任由兩邊班直跟上,將他徹底拿下。而楊沂中也徹底放下心來,并順勢看向了趙官家。

    “本想留他一條命的!”趙玖猶豫了片刻,無奈抬手。

    楊沂中會意,卻又做了一件讓所有人措手不及的事情來——其人本就白刃在手,既然接令,便不等康履再言,直接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兩名班直中間,一刀插入這康大官的后頸。

    一時間,血濺五步,滿殿腥氣。

    然而,殿中諸人,除了趙玖驚了一驚之外,其余所有人,包括呂好問與張浚兩名文臣在內,竟無半點表示。

    趙玖頭腦空白一片,卻依舊升起了一個本能的念頭:這些人一定見過更殘忍、更直接、規模更大的殺戮與暴力行為,否則絕不會淡定如此……自己距離融入這個時代還差的遠!
熱門小說推薦: 清風可否解意 伏虞長歌九州錄 看到首領大人我饞了 王妃她腦回路清奇 呆萌桃仙的成長錄 戰狼雄兵 入贅為皇上 大明神級木匠皇帝 瀾滄行 城主大人欠收拾 拿把激光槍穿越到古代 亂世群雄之逐鹿 重生復仇之星辰 覓歸處 逍遙少俠
网络捕鱼赌博游戏 北京赛车官网 永利棋牌源码 老版金蟾捕鱼下载 浙江20选5最新开奖玩法 史大侠网赚博客 四人麻将单机版免费 老奇人四肖必出一期 河北燕赵20选5开奖结果今天 在家能做的兼职 北京pk历史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