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界溝(續)

作者:榴彈怕水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紹宋最新章節第十三章 界溝(續)
熱門小說推薦: 大明武夫 穿梭時空的商人 宰執天下 夜天子 明末傳奇 大宋的智慧 百煉飛升錄 抗日之兵魂傳說 醫統江山 亂清 貞觀大閑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傭兵的戰爭 明揚天下 帝國崛起
“淮北也吃米嗎?”

    趙玖從一處茅草土坯房內走出,手中抱著一個米甕,身后還跟著一個有些緊張的老漢,卻一開口就犯了經驗主義錯誤?!拔铱催@周邊明明皆是麥垛、豆秸,稻桿極少,可為何少見豆類,面也比米少?”

    “回稟……回稟大王?!?br/>
    老漢哆哆嗦嗦,緊張萬分,而明顯識破了這位什么大王身份的里正又干脆只會趴在地上撅屁股,無奈何下,萬事通楊沂中楊祗候只能親自下場了?!包S河以北,皆賴河運,淮南稻米、布匹,皆輸至東京,故黃河以北,大多都能吃上稻米。除此之外,麥不善貯藏,豆料則珍貴,所以淮北人都早早先吃面做的窩頭,然后賣出豆料,需要儲糧時則以粟米為遠儲、稻米為近儲?!?br/>
    趙玖恍然大悟,結合著之前這大宋一億兩千萬人口的數據,他哪里還不明白,這是人口到了一定程度后,社會分工細化,繼而使商品經濟發展起來了!

    而按照楊沂中的說法,很顯然,淮南的稻米由于產量大,所以很自然的流通和補充到了淮北地區;而豆料此時更像是經濟作物,是用來換錢的;粟米,也就是小米,產量也好、價值也好,甚至口感其實都遠不如稻米、白面、豆料,但卻因為極為耐貯藏的緣由,反而長久的保持著一定的存在價值。

    “老丈家中有小米嗎?”一念至此,趙玖直接回頭朝那老者相對。

    “沒、沒有!”這老丈已然有兩分老朽糊涂之意,見到幾十個騎兵護衛著的什么‘大王’后,更是驚駭,以至于連話都說不順當。

    所幸這里是中原腹地,口音對趙玖而言還算是本土,所以交流還算是勉強。

    “備一點吧!”趙玖見狀微微嘆氣,便將手中米甕交還。

    “謝、謝大王?!崩险唧@得趕緊去抱,也不知到底有沒有注意到對方的提醒。

    趙玖還回米甕,也不多言,直接上馬,根本沒有理會早已經戰戰兢兢伏地難起的里正,便在一眾赤心隊騎士的護衛下緩緩出了這第二處造訪村莊。

    講實話,趙玖此時的心情很復雜。

    首先,今日造訪了緊挨著行在的兩處村莊,而兩處的景象都沒有他想象的那么糟糕……按照他這個現代人的優越感,和對古時候低下生產力與嚴峻階級矛盾的腦補,外加從那些網文中認知來的所謂戰爭年代殘酷鄉野環境。

    所以,這里的村莊應該是‘白骨露于野,千里無雞鳴’,外加‘老翁逾墻走,老婦出門看’。

    然而現實卻是一半一半吧。

    千里無雞鳴確實有,但白骨露于野是真沒有;老婦出門看也確實有,但老翁也真還沒逾墻走,也跟著一起出門看了……其中,沒有雞打鳴,只有老翁、老婦出門看,很顯然是因為此地距離行在的軍營太近,老百姓們為了躲避可能的兵災都離開了。

    但與此同時,村莊內的道路整齊,本地特色的茅草泥屋雖然不乏格外破落的存在,暗示著主人家的徹底破產與逃亡,可總體而言新舊不一的顏色以及大部分房舍院落中遮掩不去的生氣,卻依舊說明這兩個村莊都還算是健康的。

    除此之外,留守村中老弱們的粗布衣服也還干凈,剛剛那個里正更是穿了一身染色整齊、還有暗花的綢布直綴。

    總而言之,生產力低下是有的,因為北面戰爭導致的內部壓迫加重也是存在的,貧富差距更是明顯,底層老百姓數著米甕里的米過活更是親眼所見……可戰亂一日沒有波及過來,這到底還算是一個正常的鄉野。

    且說,以前在明道宮的時候,趙玖不是沒有出去看過,但可能是那里更偏北,而且周邊多是明道宮的‘皇莊’,幾次遠行也多少清晨馳馬,然后便匆匆折返。所以,這位趙官家很難接觸到真實的基層風貌。以至于他心中將那位道君太上皇帝治理了幾十年的大宋,當成了萬歷去世之后景象,也就是看起來還能糊弄,實際上一戳就破的末世。

    但現在看來,此處最多算是嘉靖時期,所謂嘉靖嘉靖家家干凈,因為自以為是的道君皇帝的盤剝和官僚們的腐敗,百姓掙扎于破產邊緣是不錯,但距離整個社會失控,破產無救似乎還是有點距離的。

    可這么一說,不就又顯得那位道君太上皇帝更能作了嗎?嘉靖名字里也有個靖,也能作,但人家也沒作出來一個靖康恥???!

    “官家真是圣天子仁心?!?br/>
    眼瞅著趙玖一邊胡思亂想一邊不自覺往界溝而去,楊沂中終于忍不住再度開口了?!爸狼胺接匈\人,冬日間交戰起來必然截斷潁水、淮水,連上冬季冰封,說不得便要一冬都難通運輸,便提醒那老者儲備一些粟米?!?br/>
    “老者未必聽,且天下戰亂突起,河北河東基本淪陷,你們說大宋有一萬萬又兩千萬人口,此時遭兵禍的,何止一兩千萬?將來遭兵禍的,又何止三四千萬?”趙玖在馬上回過神來,卻頭也不回緩緩言道?!八陨頌樘熳?,行此微善,反而像個笑話……”

    “不會的!”楊沂中趕緊正色更正?!罢^君子聞其聲不忍食其肉,見其生不忍見其死,官家查探民情,知民之疾苦,雖只是隨口善意一言,卻正是君子仁心所在,而君子仁心又哪里分天子和尋常人呢?”

    劉晏在旁,本想跟上奉承,但張口欲言,卻一時轉不過彎來,只能硬著頭皮加了一句:“官家,臣也是這般想的?!?br/>
    前方趙玖聞得此言,到底是忍不住哈哈大笑,笑的眼淚都出來了,然后方才回頭斜了這二人一眼:“平甫(劉晏)不會說就不要說,正甫(楊沂中)會說不妨多說點……正甫你不就是擔憂我要是真去了界溝市集里,到時候李相公會訓斥乃至于降罪于你嗎?所以才出言委婉提醒,逛逛鄉野也就罷了,真不要進去界溝了,因為朕身為官家,干這種事情并無意義,不如演個木偶來的有用?!?br/>
    容貌威嚴的楊沂中難得干笑一聲,并未駁斥,卻又拍馬上前,立即恢復了正常時的威嚴姿態:

    “官家!臣并不僅是懼怕宰相,更是憂慮官家安?!屑?,不能跑馬,不好露刃,且不說時局動蕩,萬一真有膽大包天之徒,屆時會有肘腋之患;只說官家這身圓領紅袍裝扮,偽作親王,哄哄那些鄉野人都不夠,到了集鎮中,必然會驚起有心人,屆時身份揭穿,百姓又多,良莠不齊,不免會出岔子,官家也不可能真能看到什么?!?br/>
    趙官家緩緩頷首,一本正經:“我懂了,正甫是勸我脫了這件衣服再去!”

    楊沂中登時哭笑不得。

    與此同時,在后面跟不上插不上嘴的劉晏劉平甫卻也看著前面二人面露怪異之色……話說,趙官家是官家,他文武雙全也好,嘴皮子厲害一點也行,那畢竟是官家,沒得想沒的說??蛇@幾月隨侍天子日久,劉晏卻才發現,之前他一直以為是個威嚴人物的楊沂中才是個真正了不得的人物。

    想這楊某人六代為將,算是世出將門,而且容貌威嚴、身材高大,治軍也算嚴謹,弓馬也了不得,咋一看真是古之名將一般的人物,可怎么就學會了這種文官曲曲彎彎的本事呢?而自己一個進士(哪怕是遼國的進士那也是進士),卻半點不懂這些,以至于官家說出他怕劉平甫說話不好聽這種話來。

    而就在楊沂中和劉晏各自胡思亂想之際,那邊趙官家說完冷笑話后,眼看著身側、身后二人都一時胡思亂想,卻是忽然間抓住機會縱馬加速,一瞬間便跑出百十步外,直往界溝方向而去……楊劉二人怔了一下,然后暗叫不好,便也雙雙勒馬加速,奮力跟上。

    且說,佛堂里的政事堂會議乃是午后才結束的,出來的時候便已經是下午,看了兩個村子,此時已經快到傍晚,所以楊沂中真正的心思乃是不停說‘好聽的’,以拖住這位趙官家,讓這件事情不了了之罷了。

    然而,相處日久,趙官家雖然未必懂得楊沂中的花花腸子,卻也警覺起來。而且身為官家,他隨時可以掀開桌子任性……當然了,也有可能是被李相公逼著當可達鴨當累了……所以這才忽然間撒丫子耍賴去了。

    回到眼前,且不提劉晏完全想不通自幼在汴梁那種天下第一繁華去處長大的官家,為何這么想要去這種野鎮上玩耍;也不提楊沂中心中惴惴,唯恐官家厭煩了他的奉迎……只說這趙官家素來善于騎馬,更兼平原之上一騎當先,放肆馳騁便可。而偏偏那楊劉二人與身后騎兵又因為各自披甲的緣故,竟然一直追不上官家胯下的好馬,反而越拉越遠,以至于二人到了后來根本不敢亂想,只是拼命追逐了。

    一直到日落時分,楊劉二人方才引數十騎追上了趙官家,卻愕然發現這位官家并未進集鎮,反而是駐馬于集鎮西南側往行在方向的潁水河堤上,然后居高臨下,望著這界溝小鎮出神不已。

    楊劉二人不敢打擾官家,便隨之立馬,然后一起放眼望去。

    且說,只見這中原臨河小鎮,前有渡口連結潁水,后以木欄堆土成圩,方圓不過數百步,正經大房屋也不過數十幢,又有草木所立窩棚,以成露天市集,頗顯簡陋。

    唯獨此時行在停于數里外,中間幾個村莊年輕男女俱來此避讓,又有一些行在官員家眷奴仆,帶著金珠等物在此販賣,并采購布匹糧食等緊缺之物,故確實顯得人多一些,熱鬧一些罷了。

    而此時,夕陽漸下,眼瞅著市集便要關閉,有些膽大的、穿著短襖打扮村民記掛家中,三五成群出得圩子,一邊攀談今日見識一邊小心向村中而去;卻又有些商戶、百姓招連連呼渡口漁民、艄公,請人家幫忙渡河向西,儼然是自潁水對岸而來,此時要往歸對岸家中。

    待稍一轉頭,卻見到這圩子最后出來的一行人竟明顯是行在負責采買之人,只見幾個小內侍吆五喝六,讓力夫趕著大車出來,竟是順著河堤往自己這邊過來了,臨到近前,借著夕陽微光才看得清楚,乃是要將好幾車冬菜送往行在。

    趙玖矗立良久,目視著這支隊伍一路由遠及近,臨到跟前時領頭人又發現不妥,然后匆匆跪下問安,方才忍不住微笑相詢:

    “張大官,朕且問你,買的都是什么菜???可有給錢?”

    “回稟官家,李相公看的緊,不敢不給錢,只是此地太貧太野,除了冬菜以外,并無時鮮!”那張姓內侍聽到官家喊他大官,喜的魂都要散了,趕緊爬起來表功?!安贿^,小臣不敢讓官家和潘娘子受委屈,找了半日,先找了一些本地魚鮮,然后竟找到了一家順河來賣姜豉的人家!小臣問的清楚,這是東京城中逃出來的,口味地道,今晚官家和潘娘子有口福了!”

    趙玖也不知道什么是姜豉,卻不耽誤他一面大笑不止,一面催促對方速速回行在所在寺廟。

    然而,等到目送這支隊伍消失在漸漸暗下的初冬落日光彩之下,下一瞬間,夕陽徹底落下,暮色里,這趙官家卻忽然止笑,繼而黯然神傷起來。

    一直留意官家的劉晏和楊沂中幾乎同時注意到了這一點,然而,就在劉平甫愈發茫然不解之際,善于察言觀色,且對這位官家日漸了解楊正甫卻在心中陡然醒悟——官家還是在擔憂金人會發主力追來,而一旦金人南下中原,這并不怎么完美和華阜的情形將不復存在。

    怎么說呢?楊沂中想起昔日河北逃難時的親身經歷,想起那些家破人亡之事,也不由黯然神傷……只能說,在心思九轉的楊沂中看來,官家落井后,便真的被什么妖物奪舍了,那也算是一個君子仁心的好妖物了。

    PS:感謝盟主夏侯老爺、小龍,還有233……我居然沒發現……慚愧,十九萌了,感謝大家的打賞。
熱門小說推薦: 清風可否解意 伏虞長歌九州錄 看到首領大人我饞了 王妃她腦回路清奇 呆萌桃仙的成長錄 戰狼雄兵 入贅為皇上 大明神級木匠皇帝 瀾滄行 城主大人欠收拾 拿把激光槍穿越到古代 亂世群雄之逐鹿 重生復仇之星辰 覓歸處 逍遙少俠
网络捕鱼赌博游戏 pk10技巧 上海时时乐电脑版开奖结果 上海福利彩票选四开奖号码多少 福建22选5走势图带坐标 能赚钱的网络游戏排 12126期浙江20选5 财神捕鱼官网 优乐江西麻将辅助器ios 捕鱼来了工作室思路 紫幻河南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