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圣戰之始

作者:相思洗紅豆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英雄信條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圣戰之始
熱門小說推薦: 天域蒼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絕世唐門 雪鷹領主 不敗戰神 黑鐵之堡 白銀之輪 靈域 武煉巔峰 武極天下 重生之圍棋夢 裁決 電影世界逍遙行 深淵主宰
?    偏僻的綠日酒館,地獄貓一行人坐在角落,正享受著難得的宴會。

    “還有六十七個團員,不過最重要的是,都安全回來了?!?br/>
    克萊娜心力交瘁,臉色有些不健康的蒼白,不過比起之前,已經好了很多。

    “你好,你們是地獄貓冒險團嗎?”

    幾個冒險者走了過來。

    “是的!”

    克萊娜微笑著招呼,掃了一眼,便知道他們是新人,“我是副團長,請問你們有什么事情嗎?”

    “終于找到了,我們可以加入您的團隊嗎?”

    為首的青年抓了抓頭皮,其他人也是忐忑又希冀的看著克萊娜。

    “抱歉,你們如果是為了和銀色惡魔一起冒險的話,那要讓你們失望了,因為他不和我們在一起?!?br/>
    克萊娜做了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

    最近有不少不少冒險者慕名而來,為了見上銀色惡魔一面,抱一條大腿,甘愿加入團隊,只是知道實際情況后,又會離開。

    “是嗎?不好意思,打擾了?!?br/>
    青年們離開了。

    “為什么不讓他們入團?至少先當工兵用幾天呀!”

    邦特灌了一口酒,很是不滿克萊娜的做法。

    “因為銀色的關系,銀月城不少設施都給了咱們優待,尤其是教廷和倫巴蒂聯盟的商鋪,簡直是半折甩賣物資,還有那些排名靠前的冒險團,也不敢隨便清場和找麻煩,咱們已經沾了不少便宜了,就別敗壞人家的名聲了?!?br/>
    說起這些,克萊娜就頗為不安。

    “嗨,克萊娜,你們還在這干什么?不去給唐頓殿下送行嗎?”

    “這么粗的大腿,錯過了,可就再也抱不上了?!?br/>
    “對呀,人家隨便拔一根腿毛。就夠你們受用無窮了?!?br/>
    有冒險者看到了艾文一行,趕緊打招呼,語氣中透著羨慕和討好。

    “唐頓殿下?你是說巴伐利亞玫瑰的那個緋聞男友?開什么玩笑,我們怎么可能認識那種大人物?”

    邦特撇嘴。

    克萊娜看到冒險者們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反應了過來,“你們說的是銀色惡魔?”

    “對呀,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唐頓殿下,你們難道不知道,他剛才在城外。一拳打死了莽原荊棘嗎?”

    又有冒險者進來了,神色興奮的討論著唐頓的實力。

    “不會吧?你確定那個是真的黑暗傳奇嗎?”

    邦特調侃,“那不會是個冒牌貨吧?”

    “尸體就在城外,你要不要去鑒定一下?對了,剛才的歡呼聲沒聽到嗎?”

    “別廢話了,茜茜公主來接唐頓了,恐怕待會兒就會離開,你們現在趕去,還能見個面?!?br/>
    “對呀,至少有過一面之緣。茜茜隨便說一句話,帶給你們的關照,都是翻天覆地的變化了?!?br/>
    有關系不錯的朋友語重心長的勸說,這個時候,可要不得面子。

    “多謝了?!?br/>
    克萊娜猶豫了一下,還是站了起來,往出走,為了不讓父親的冒險團垮掉,自己必須堅強。

    幸好,銀色不是那種性格惡劣的男人。不會像那些混蛋一樣,提出讓自己陪~睡的要求。

    “大不了,就低聲下氣的說好話,我又不是沒干過!”

    克萊娜長吁了一口氣。

    看著青梅竹馬離座。艾文下意識伸出了手,對方的聲音是那么的消瘦落寞,卻又不得不使勁的挺直脊背,裝作堅強,簡直讓他糾結欲死。

    “可我是個廢物,我又能做什么?”

    上一次的團滅。把艾文的自信全都打掉了,就在他自我怨恨和懷疑的時候,看到了克萊娜回頭的凝望。

    眼神中,沒有可惜和失望,有的只是擔心和關懷。

    “對呀,即便全天下的人都對我失望了,可還有克萊娜!”

    艾文蹭的一下站了起來,把邦特一行全嚇到了。

    “不要去!”

    艾文沖了過來,一把抱住了克萊娜,緊緊的,像是要把她糅進胸膛中似得。

    “嗯!”

    克萊娜把頭放在了艾文的肩上。

    “我會振奮起來,哪怕重新開始,總有一天,我會讓讓地獄貓的名聲響徹大陸?!?br/>
    艾文保證。

    “嗯!”

    克萊娜感覺到,一只手撫摸在了頭發上。

    兩個人低語著,都不再說去找唐頓的事情,每個人的路,只有自己才能走下去,別人幫得了一時,幫不了一世。

    “副團長,我們想了想,還是加入您的團隊?!?br/>
    剛才問話的幾個新人又回來了,經過思考,他們覺得還是加入地獄貓比較好,至少那位副團長是個誠實的人。

    “哈哈,這將是你們一輩子最英明的決定?!?br/>
    艾文一改頹廢的表情,拉著新人入座,“來,我給大家介紹一下?!?br/>
    “銀色殿下,謝謝你!”

    看著艾文變成了自己曾經崇拜和傾慕的那個狀態,克萊娜的嘴角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

    “銀色惡魔是唐頓?消息確定嗎?”

    荒蕪城堡,惡魔公主聽著部下的報告,一把將名貴的茶杯摔在了地上,臉色鐵青。

    “確定?!?br/>
    斥候猶豫著,要是說出莽原荊棘的死訊,恐怕自己會被盛怒的阿佳妮打死。

    “德蘭克福?我倒要去看看,這個家伙有什么本事?”

    阿佳妮站了起來,緊緊的抓著胸口的吊墜,一刻都不想等,要讓他嘗一嘗足以毀滅一個國家的對界神器的威能。

    自己積攢了數千年的寶藏呀,都被那個可惡的家伙偷走了,不宰了他,滅了他的國家,簡直難消心頭之恨。

    “公主息怒?!?br/>
    侍立一旁的管家巴克利勸阻,趕緊朝著部下質問,“還有什么消息,一并說出來?!?br/>
    “莽原荊棘被唐頓打死了?!?br/>
    部下說完,就把頭深深地埋在了地上,等待著阿佳妮的雷霆之怒。

    “什么?等等。那唐頓應該受傷了吧,這是我擊殺他的大好時機!”

    阿佳妮不蠢,知道正面對決,自己恐怕要遭遇一場苦戰。

    “沒有。唐頓一拳就把莽原荊棘轟殺了,他完好無損?!?br/>
    部下額頭冷汗直流。

    轟!

    果然,一尊魔影出現,大手以雷霆萬鈞之勢拍向了部下,公主討厭說謊的家伙。

    不見瑟蘭任何動作。只是抬頭掃了一眼,魔影就仿佛中了石化術一般,僵在了原地。

    “我教訓騙子,你也要管?”

    阿佳妮抱怨,“一位黑暗傳奇被打死?怎么可能,肯定是這個家伙覺得危險,不敢去現場查看!”

    “不,我親眼看了?!?br/>
    部下趕緊澄清。

    “莽原的確死了?!?br/>
    披著黑色斗篷的盲眼占卜女孩開口,“不過唐頓也活不了多久了,根本用不著你出手。因為數場死亡大戰正等著他?!?br/>
    “怎么回事?”

    阿佳妮對于女孩的能力,還是很幸福的,因為直到現在,占卜了多少次,無一錯誤。

    “你難道不知道?海因里希和帝蘭雪要在三個月后完婚了,而唐頓,可是深愛著獅子姬,他一定會去搶婚的?!?br/>
    瑟蘭品著紅茶,神色陶醉。

    “和海因里希搶女人?開什么玩笑?那有多少條命也不夠丟呀,唐頓有那么蠢嗎?他一定不會去的?!?br/>
    阿佳妮搖頭。深愛?在死亡面前,任何情感都是蒼白的,男人只在乎他們自身的利益。

    “想去?他先得問問那些敵人答不答應,他現在可是仇家遍地。不少人等著要他的命,黑焰教皇、惡魔女皇,紅龍之王,還有一位戰神,哈哈,這陣容。連我都有些怕呀!”

    瑟蘭調侃。

    “哦?那我一定要去湊個熱鬧!”

    阿佳妮激動了,“巴克利,快,準備行裝!”

    ……

    幽暗地域,鐵爐堡!

    這座陷落了萬年,被紅龍之王史矛革占據的主城在今天,響起了久違的憤怒龍吼。

    子民們全部匍匐在地,瑟瑟發抖,猜測著是誰要倒霉了,上一次史矛革發怒,滅了一個國家,上百萬的人口。

    “你們是說,偷走了代表王位的孤山之戒,把我的藏寶庫當后花園閑逛的那個小偷,是德蘭克福的唐頓?”

    史矛革眨著冷血的眼睛,盯著面前的使者,它的龍威已經激發了,連超獸都會像驚弓之鳥一樣驚懼逃離,可是這位使者,鎮定自若。

    “是的,那支世代守護矮人國王之墓的黑手氏族效忠了他,就是最完美的證明?!?br/>
    侍者從容。

    “原來如此,難怪最近都沒有看到那些煩人的蟲子呢?!?br/>
    史矛革碩大的鼻孔噴出了一溜火星,突然吼了起來,龍語震蕩。

    原本寂靜的鐵爐堡,瞬間沸騰了,紅龍軍團的士兵們從巢穴中走出,開始整裝列隊,準備討伐觸怒了主人的家伙。

    “憋人不才,可以為偉大的紅龍陛下搭建一座通向德蘭克福的傳送門,讓您盡快復仇消氣?!?br/>
    侍者能聽懂龍語,看到史矛革被打動,立刻諫言。

    史矛革笑了,裂開的大嘴,下一刻就噴出了一道長達數百米的火焰,炙熱的溫度,連地板都融化了。

    侍者站在龍息中,紋絲不動。

    “很好,不管你是誰的部下,但是通過了龍息,就有資格和我對話,螻蟻,現在,搭建傳送門?!?br/>
    史矛革挪動了一下龐大的身軀,先殺了唐頓,之后,就是這個使者的主人了,居然有膽子利用偉大的紅龍之王,必須讓他們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價。

    “一周后,您的紅龍軍團,就可以出現在德蘭克福邊境了!”

    侍者右手撫胸,躬身告退。

    ……

    獸人帝國,云頂山脈,火刃部落。

    “族長,為什么您要下山,去對付那個叫唐頓的人類?就因為他是半步戰神?”

    徒弟們不理解,族長可是獸人帝國僅存的兩位劍圣之一,德高望重,就算是要決斗,也是那個唐頓前來挑戰。

    “我當年欠了別人的人情,現在,到了還的時候?!?br/>
    劍圣撫摸著長刀,神色不悲不喜,“多少年了,獸人沒有劍圣,人類沒有戰神,如果可能,我真的很想看到一位戰神的誕生!”

    ……

    達隆郡,飲馬河畔。

    一位中年男人正在收拾行囊,跛腳的老馬、洗的泛白的帆布包,一柄斷裂的雙手劍,這就是他的全部。

    在長滿了藤蔓的籬笆外,是無數的大貴族大商人,全部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喘,他們的兒孫齊刷刷的跪在旁邊,希望以誠心感動這位戰神,被收為土地。

    “你們都起來吧,我要遠行了?!?br/>
    中年人搖了搖頭,“此一去,我即便不死,心也會枯萎,收徒的事情,不需要再說?!?br/>
    “戰神閣下!”

    大貴族們一驚,這話怎么聽著像遺言呀,剛要再勸,可是戰神在的威勢下,突然什么都說不出口了,足足等到他的身影消失,眾人才恢復。

    “怎么回事?”

    “聽說他要去暮光帝國了,參加帝蘭雪殿下的婚禮,同時還要和一位劍圣對戰,作為賀禮!”

    “真的假的?不過以海因里希的權勢,讓一位戰神獻禮,也有資格?!?br/>
    大貴族們議論紛紛,還有的,炫耀手中的請柬,畢竟這種婚禮,有資格參加的,無一例外,全都是名門望族,有著深厚的底蘊。

    ……

    暮光帝國,一座教堂。

    “牧首,一切準備就緒?!?br/>
    盲目神使的恭敬地站在旁邊,向虛妄牧首稟報。

    “嗯,千萬記得,要小心海因里希,那個家伙肯定在計劃著什么!”

    牧首吩咐,這個男人,讓他有一種無法掌控的挫敗感。

    “雖然說海因里希被譽為大陸希望之星,可我更擔心那個唐頓,畢竟他才是光焰女神認定的救世主!”

    神使臉色慎重。

    “那他也要先活下來,才有話語權,讓戰場處子它們進入地宮吧,我會幫她們增加實力,然后去給我刺殺帝蘭雪!”

    牧首說完,便不再言語,神使行禮后,消無聲息的退下。

    …….

    “呵呵,圣戰終于要開始了呀,不過不管海里和唐頓的最后戰果如何,勝利者都將是我!”

    密室中,第一新星突然睜開了眼,露出了得意的表情,為了這一天,他已經等了太久了。

    ……

    暮光王宮,后花園!

    帝蘭雪坐在椅子上,大腿上放著名為天國意志的神劍,一手撫摸著,一邊走神。

    “唐頓,對不起!”

    獅子姬呢喃,

    “姐姐,姐姐,快看,婚禮請柬做好了,漂亮嗎?”

    一位身著華麗宮裝的少女沖進了后花園,揮舞著手上的邀請函,朝著帝蘭雪炫耀。

    “你怎么不開心呀?難道你不想嫁給姐夫?”

    少女蹙眉,眼神中劃過了一抹陰鷙,真替姐夫不值,這個女人,有哪一點配得上他?只有自己,才勉強有那么一點點資格。(未完待續。)

    韓國女主播私_密_視頻遭曝光,可愛而不失豐_滿??!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gan123(長按三秒復制)??!
熱門小說推薦: 諸天尋心 不死劍客 修仙怪談 重生之我無所不能 只穿越了三天三夜 萬劍之巔 嫡女重生之皇叔你別跑 夢幻逍遙行 我的神魂是齊天大圣 舉世之境 我只想簡簡單單尋寶啊 道是缺界 血弒龍帝 因果在未來 大海龜漂流記
网络捕鱼赌博游戏 股票涨跌是有人操作吗 pc蛋蛋的 湖南幸运赛车 基金配资平台 湖北11选5预测推荐 河南22选5历史开奖号码 重庆幸运农场1.33版本 股票融资杠杆比例规定 河北十一选五跨走势图 七星彩今日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