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軍事狂

作者:相思洗紅豆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英雄信條最新章節第八百九十一章 軍事狂
熱門小說推薦: 天域蒼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絕世唐門 雪鷹領主 不敗戰神 黑鐵之堡 白銀之輪 靈域 武煉巔峰 武極天下 重生之圍棋夢 裁決 電影世界逍遙行 深淵主宰
?    這里是諾??说倪吘尘€,防御力量薄弱,所以盜匪橫生。

    策馬奔上了一個小山坡后,唐頓舉目眺望,看到稀疏的林地中,兩支人馬正在廝殺。

    “哇,戰況好激烈呀!”

    小蘿莉騎著虛空鰩魚追了上來,下面鮮血飚射,人頭滾落,每時每刻都在有人倒下。

    “你不用練習歌劇了?”

    唐頓調侃,這次出使雪漫帝國,參加北方合眾國回憶,小蘿莉也非要跟來,她已經習慣了大哥哥在身邊的日子,一點都不想兒和他分開。

    瑪德琳經營了太妃糖歌劇團十年,早就迫不及待地想成名了,這次各國特使匯聚雪漫,無疑是一炮而紅的最佳機會,所以她也帶著劇團趕來了,一路上,她又哄又勸,教導小胡桃演技。

    《這個殺手不太冷》,可是瑪德琳的殺手锏,她有信心用小蘿莉征服那些貴族,當然,為了以防萬一,卡西莫多也被拉來了,因為它要出演《巴黎圣母院》中的鐘樓怪人。

    要不是瑪德琳,唐頓也不知道,一向沉默木訥的憎惡居然是一個演技大師。

    “如果不是長的太可怕,他一定會成為街知巷聞的大明星,不過沒關系,我會把他打造成最富有魅力的反派!”

    !一!本!讀!    御姐團長當著唐頓的面給出了這句評價后,就開始拉人了,在他看來,當丘陵土著的將軍遠沒有演戲有出息,不,對已經沉迷于歌劇的瑪德琳來說,這個世界上,唯有歌劇有關的職業,才是最有意義和價值的。

    “王朝終將腐朽。而歌劇必定永恒!”

    對于這種狂熱的歌劇狂,唐頓是沒有半點辦法,只能逃走了,讓卡西莫多自己去應付。

    “我已經后悔了!”

    小胡桃嘟起了嘴巴,不過因為簽訂了協議,所以哪怕再累。小蘿莉都要堅持下去,因為做人要言而有信。

    “小胡桃,快看,我為你制作了新的戲服,漂亮嗎?”

    瑪德琳騎著戰馬趕了過來,從挎包中取出了一件哥特裙裝,在小蘿莉的身上比劃,“我發誓,只要穿上她。你一定會風靡整個上流社會!”

    “這句話你已經說過好幾次了?!焙铱嘀粡埬?,向唐頓求救,可惜他沒有看這邊。

    “你怎么看?”

    羅西基帶著幾個近衛停在了身邊。

    “這還用看?不就是一群強盜在搶劫嗎?”小胡桃拎起了戰錘,躍躍欲試,“讓我去砸死他們,為民除害!”

    “笨蛋,你見過這么進退有序的強盜?他們用的可是軍陣,不用問。這肯定是那些比利爾時人的敵人假扮的?!?br/>
    瑪德琳拉了胡桃一下,假扮強盜殺人??墒亲詈玫难谌硕康霓k法。

    “比利爾時人?你怎么看出來的?”

    胡桃手搭涼棚,四下探尋。

    “你敢再笨一點嗎?”荷瑪無語,“喏,那面用紅色符文線繡制的杜鵑花旗幟就是利奧波德的皇室標志!”

    “利奧波德?什么鬼?”

    小胡桃皺著小臉抓了抓腦袋,小聲的嘀咕了一句,她還沒有反應過來。

    “當然是比利爾時皇室呀。能打這面旗幟,意味著那個青年是皇室成員,估計是王子一類!”

    羅西基一邊解釋,一邊瞄了瑪德琳一眼,比利爾時只是一個三流中等國家。如果不去探究紋章學,一般人可做不到看一眼就能認出它的皇室旗幟,要知道那東西還不是隨處可見的國旗。

    “我是開個劇團的呀,多認識一些貴族,對我有好處?!?br/>
    瑪德琳解釋,不過除了純真的塞蕾絲和笨蛋胡桃,沒人相信這個解釋。

    “管它呢,反正現在那些人是強盜,殺了它們也沒地方說理去!”

    小胡桃是個暴力蘿莉,幾天不動手,就閑的無聊。

    “動動腦筋,人家敢截殺一國王子,背后勢力自然不小,你上去送死嗎?”瑪德琳嘎嘣嘎嘣咬碎了嘴里的太妃糖,翻了一個白眼白眼,“最近北方亂的很,你們少惹事,還是趕緊趕路吧,我還準備多來幾場公演打響太妃糖的名氣呢!”

    “我倒是覺得這是一個機會!”

    唐頓看向了羅西基,征詢意見。

    “不錯,哪怕你強大到可以單挑西土大路上的所有國家,也需要盟友!”羅西基說完,已經一馬當先沖下,騎兵團緊隨其后。

    架!

    唐頓一抽馬臀,純血馬揚蹄狂奔,帶起了一些草鞋。

    “等等我!”

    小胡桃趁機掙脫了瑪德琳的拉拽,騎著鰩魚一路狂飆。

    “哎,這些男人,權勢對你們的誘惑就那么大嗎?坐下來,欣賞一場歌劇多好?”

    瑪德琳搖了搖頭,剝了一顆糖果,丟進了嘴巴里,隨后恍然大悟似的,掏出了素描本,她要把這些場廝殺景記下來,或許以后有用。

    當唐頓一行出現在山坡的時候,就已經吸引了兩方人馬的注意,強盜們干的是殺人滅口的勾當,自然時刻警惕著四周,而查德利王子一是希望看到諾??说鸟v軍,二是擔心還有強盜躲藏著。

    “要不要求援?”

    查德利詢問近衛長,雖說局勢還在僵持階段,但是看著部下死亡,他非常心疼,所以寧可花一些錢,雇傭一些傭兵。

    “一支沒膽子的傭兵,不用擔心!”強盜頭子朝著唐頓瞟了一眼,大吼,“大家加把勁兒,殲滅他們,每人賞十萬金!”

    “殺!”

    強盜們聽到高額的懸賞,士氣大振,怒吼著,加緊了攻勢。

    “不知死活!”

    看著唐頓幾人從山坡上沖下來,強盜頭子輕蔑一笑,不過下一瞬笑容就定格在臉上,因為一隊全副武裝的騎兵從山坡后出現,猶若奔騰的鋼鐵洪流,直沖而下。馬蹄聲陣陣,仿佛雷霆!

    “怎么辦?”

    幾個隊長看向了老大,他們可不是盜匪,而是正牌的軍人,眼光毒辣,不用戰斗。單是看死亡騎士們那嫻熟的騎術,就知道這是一波強敵。

    “老三,你去談話,拖一下時間,其他人給我殺!”

    強盜頭子雙腿一夾馬腹,親自上陣了,如果這次截殺不成功,查德利有了防范,以后再想動手。就很困難了。

    老三領命,帶著十幾騎越眾而出,跑向了山坡,想要盡早攔住他們。

    “好精銳!”

    看著騎兵們在奔跑中,漸變為v字攻擊陣型,整齊的無以復加,老三發自肺腑的贊了一句,不過視線很快就被那個騎著空鰩坐騎的小蘿莉吸引了。

    “好可愛的小蘿莉。如果抓住她,說不定可以威脅這些人幫助圍殺查德利!”老三嘀咕完。就看到那個小蘿莉居然一個變向,脫離大隊率先沖了過來,當即大喜,“拋網準備,給我抓住她!”

    十幾騎立刻取下了掛在腰上的拋網,迎面沖向了胡桃。這個過程中,他們也散開了,排成了圍獵陣型。

    “攻擊!”

    看著小蘿莉沒有減速,老三欣喜若狂的大吼一聲,這些沒有參戰的各個都是裁決階的精銳。留著就是做預備隊,以防萬一的,對付一個小蘿莉,在他看來,十拿九穩,可是下一刻,現實就打臉了。

    這些投網都是根據狼騎兵的拋網改良的,丟向空中后,立刻展開,像一朵朵云朵罩向了胡桃,覆蓋面積極廣。

    胡桃沒有驚慌,一扯韁繩,空鰩心有靈犀的向左翻滾,做出了一個七百二十度的滾筒機動,就輕易地躲開了這些拋網。

    “我帝波羅!”

    騎兵們傻眼了,這機動性,不愧是飛行坐騎。

    “發什么呆呢,動……手!”

    老三說道‘手’字的時候,驚訝的連舌頭都咬出血了,因為他看到小蘿莉躲開拋網后,調整方向,在砸出戰錘的時候,直線沖了過來。

    砰!

    一個騎兵根本沒反應過來,就被戰錘連人帶馬砸成了肉醬,沾著血肉的戰錘剛剛插進地面,小蘿莉貼地飛到,一個彎腰,將戰錘撈起,再次砸了出來。

    “等等,我有話要說!”

    老三想起了老大的吩咐,可是剛喊完,就看到一柄戰錘在面前極速擴大,然后隨著一道轟鳴聲,徹底失去了意識。

    “瑪勒逼,現在的小蘿莉都是怪物嗎?”

    強盜頭子看到裁決六階的老三被一錘子秒殺,嚇的尿都要出來了,對方這信手拈來的姿態,顯然又有余力。

    “我帝波羅!”

    查德利和近衛長目睹了這一幕,差點從座鞍上跳起來,這個時候,他們也看到了騎兵團打著的戰旗。

    “我沒見過這面旗幟呀,是哪個傭兵團的?”

    作為皇室成員,紋章學是必修的,他回憶了一遍,也沒見過一只狐貍捧書擁讀的旗幟,所以認定唐頓來自于一個傭兵團。

    “那上面燃燒的大鳥是鳳凰?帶翅膀的是天使?我帝波羅,誰這么大膽,把這些超階魔獸繡著軍旗上?”

    近衛長大肆吐槽,在西土大陸,戰旗可是神圣的物品,上面的東西可不是亂繡的,它代表著擁有者曾經拿到的榮譽、戰績,也代表著威懾力。

    比如插著劍刃的滴血龍首圖案,這就代表著屠龍,整個大陸,只有二十支軍團有資格紋繡。

    鳳凰還好說,可能是血脈什么的,但是天使圖案可是光焰教廷的專屬標志,如果私自使用,可是要被追究責任的。

    “等等,最近打下了德蘭克福的那個土著公爵,似乎就擁有一對雙子天使魔仆!”

    旁邊的老仆人已經在皇室工作了三十年,負責老國王的飲食起居,這次跟隨查德利,就是國王擔心他在待人接物上出錯。

    有一個孰知各國人物的仆人在,至少查德利就知道了那些人不該招惹。

    唐頓其實也不想這么招搖,可是一支千人騎兵團國境,不準備代表身份的旗幟和文書,別說不會被放行,還會引起鎮民們的恐慌。

    “???是那個平民出生,一把火燒了南境十五萬大軍的唐頓?”

    查德利的眼神一下子炙熱了,他渴望指揮戰爭,但是從來沒有機會,所以打出一連串漂亮勝仗的唐頓就是他的偶像。

    “哈哈,這些‘強盜’要倒霉了!”

    近衛長看到強盜頭子還沒認出唐頓的身份,不由的大樂,別說這些精銳騎兵,就單是一個唐頓,也能掃平他們了。

    十幾個強盜看著跑掉的小胡桃,不知道是該回追,還是和唐頓搭話,不過他們很快就不用擔心了,因為擁有遠程攻擊天賦的騎士們出手了,將他們一波轟殺,撕成了碎肉。

    “我帝波羅,好強!”

    看到這一幕,正在圍攻利奧波德禁衛軍的強盜們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士氣大跌。

    “都閃開,這個強盜團長的腦袋是我的!誰都不許搶!”

    胡桃咆哮,一路殺入,有幾個強盜想要攔截,可是連她一錘子都擋不住了,被砸中后,就像一個個破沙袋似的跌了出去。

    “撤!”

    強盜頭子當機立斷,一抖韁繩調轉馬頭,就要逃跑,他轟出了天賦魔法,可是都被小蘿莉的護盾擋住了。

    “別跑!”

    小蘿莉著急,炎魔之手狠狠的向下一揮。

    轟!轟!轟!

    數道巖漿從強盜頭子身邊噴涌,炙熱的熔巖匯聚,形成了一具熔巖巨人,揮拳砸向強盜頭子。

    灼熱的高溫撲面,強盜頭子驚得亡魂大冒,剛躲開來,還沒顧上撲滅被點著的頭發,背后就遭到了重擊,吐著血甩下馬鞍。

    “哎呀,下手太重了!”

    看著強盜頭子的身體折成了九十度,胸口塌陷,吐著血,顯然是活不了,小胡桃郁悶的抓了抓頭發,她還準備抓個俘虜,問一下是不是真的強盜,如果是,就拷問出他們的劫掠來的財富藏到了哪里,發一筆小財!

    “快跑呀!”

    老大都死了,強盜們哪還敢戀戰,一個個拼了命的抽打坐騎,想要逃離這個地方。

    查德利的部下順勢殺出,擴大戰果。

    “你就是那個德蘭克福的唐頓?”

    不等唐頓靠近,查德利已經主動迎了上來,態度熱情。

    “嗯?”

    唐頓詫異了,按說自己覆滅了一個皇室,這些王子就算不同仇敵愾,對自己也不應該有好感呀!

    “我早就想見你一面了,你的火燒松林戰役、長途奔襲戰役,簡直太經典了,快說說,當時你是怎么想的?要知道你可是出于絕對劣勢,一旦失敗,整個局面都完了!”

    查德利禮節性的握手后,居然就那么拉著他,雙眼冒光的詢問。(未完待續……)

    ps:不好意思,有些卡文,在調整!

    泰國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視頻在線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復制)??!
熱門小說推薦: 諸天尋心 不死劍客 修仙怪談 重生之我無所不能 只穿越了三天三夜 萬劍之巔 嫡女重生之皇叔你別跑 夢幻逍遙行 我的神魂是齊天大圣 舉世之境 我只想簡簡單單尋寶啊 道是缺界 血弒龍帝 因果在未來 大海龜漂流記
网络捕鱼赌博游戏 股票指数 短线股票推荐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近二十期 11选5计划3期必中山东 上海时时乐单式走势图 股票短线 安徽快3开奖结果 什么是pc蛋蛋 江西多乐彩遗漏 钢铁板块股票分析